福州 切换城市

请选择您所在的城市:

    热门
    城市

    众户新闻

    发布投稿
    客服热线

    遭刑拘之前的青海首富肖永明:开饭店起家 大举扩张后资金紧张

    2021-02-23 17:17:56

    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新京报

    阅读:0

    评论:0

    [摘要] 2月22日晚间,藏格控股(现股票简称“*ST藏格”)公告称,肖永明因涉嫌非法采矿罪,已于2021年1月29日被青海省公安厅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在巨龙铜业、藏格控股以及藏格集团背后,其实际控制人均为肖永明。

    2月22日晚间,藏格控股(现股票简称“*ST藏格”)公告称,肖永明因涉嫌非法采矿罪,已于2021年1月29日被青海省公安厅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在巨龙铜业、藏格控股以及藏格集团背后,其实际控制人均为肖永明。这位籍贯四川安岳、从开饭店起家的格尔木风云人物,在经历几十年的高速扩张后,正处于罕见的逆风时刻。

    据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肖永明1964年出生于四川安岳石羊镇,17岁起开始帮助父亲打理生意,后在格尔木开办饭店,完成早期资本积累后跨界进入钾肥产业。在青海当地政府主导的产业整合浪潮下,藏格一路并购了以国企瀚海集团为首的多家钾肥企业,实现快速扩张。

    2018年,肖永明以210亿元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位列青海首富。然而,自2019年开始,藏格系资金问题持续发酵。藏格集团对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行为披露后,肖永明出让了名下国内第一大铜矿——巨龙铜业以偿债。

    2020年12月,肖永明被深交所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并被处以五年市场禁入。

    资金问题持续发酵 出让巨龙铜业偿债

    藏格控股2月22日公告显示,肖永明被采取强制措施,涉及其于2006年收购上海宏筑物资有限公司(“宏筑物资”)100%股权,宏筑物资持有青海焦煤产业(集团)有限公司(“青海焦煤”)40%股权,上述收购完成后,宏筑物资成为青海焦煤参股股东;2011年,宏筑物资将其持有的青海焦煤全部股权转让给臻鹏熠霄(上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上述转让完成后,肖永明先生及宏筑物资不再持有青海焦煤股权。

    藏格控股表示,肖永明及宏筑物资所涉上述事项,与公司及公司所属企业无关,且发生在2016年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前。公司未因此受到不利影响,目前生产经营一切正常。

    肖永明为藏格控股及藏格集团实际控制人。藏格控股2020年三季报显示,肖永明及其一致行动人西藏藏格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四川省永鸿实业有限公司合计持有上市公司73.37%股权。藏格集团及永鸿实业则均由肖永明和其家人持股。

    2019年以来,藏格集团资金问题一度持续发酵。

    2019年5月,藏格控股公告承认,藏格集团及其关联方发生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行为。藏格控股的控股股东藏格集团与实控人肖永明之后承诺,将所持西藏巨龙铜业有限公司(下称“巨龙铜业”)37%股权折价转让给旗下上市公司藏格控股,以抵偿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交易标的作价25.9亿元。

    2019年7月,藏格控股公告表示,控股股东以资抵债暨关联交易标的巨龙铜业37%股权的过户手续及相关工商变更登记工作已经完成。

    风波之中,肖永明于2019年8月卸任藏格控股董事长,且退出上市公司董事会。次月,深交所发布《关于对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给予纪律处分的公告》,对藏格控股、肖永明等予以公开谴责的处分。

    巨龙铜业曾是肖永明旗下另一重要资产。据介绍,巨龙铜业主要从事铜多金属矿资源的勘查、开发、加工和销售;公司旗下的驱龙铜多金属矿铜资源量达1000万吨,是目前国内已探明的第一大铜矿。肖永明2018年提出以280亿元收购巨龙铜业100%股权时一度引起轰动,但该收购未能成功。

    2020年以来,藏格系继续处置巨龙铜业,引入西藏紫金,放弃了巨龙铜业控制权。

    藏格控股曾表示,其出售巨龙铜业股权系根据公司发展战略规划及经营需要,未来藏格控股将聚焦氯化钾、碳酸锂主营业务发展,出售巨龙铜业股权有助于补充发展需要的流动资金,降低资金成本和调整负债结构。

    藏格控股还称,西藏紫金成为巨龙铜业控股股东,负责巨龙铜业的开发、投产、运营,有助于巨龙铜业早日投产创收,实现收益。

    就交易进展,2020年7月中旬,藏格控股公告称,出售西藏巨龙铜业有限公司6.22%股权事项,相关交易已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及交割工作,公司已收到西藏紫金支付的股权转让款4.82亿元,西藏紫金已成为巨龙铜业控股股东。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020年6月末,藏格控股董事长曹邦俊接受采访时曾称“最困难的时候都过去了”。

    曹邦俊就肖永明出让巨龙铜业表示,“这步棋既保住了自己(指肖永明),也保住了上市公司”,并表示藏格控股目前需要保持经营稳定,加强修炼“内功”。

    但藏格系风波并未就此平息。2020年9月,藏格集团及肖永明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20年12月,深交所公告称,查明藏格控股及相关当事人存在定期报告存在虚假记载、重组业绩补偿方未履行业绩承诺补偿义务、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未披露 2019 年度业绩预告、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诸项违规行为,决定对藏格控股、藏格集团、肖永明等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时任董监高亦被给予通报批评。

    深交所公开认定肖永明五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出身四川小镇,17岁帮父亲打理生意

    2018年,贝壳财经记者曾赴青海实地探访。肖永明老家四川安岳石羊镇位于四川省会成都以东140多公里,父亲肖方林。2017年10月,肖永明开直升机回石羊镇的照片曾在网络流传,引发外界对于这位青海首富的关注。

    根据公开简历,肖永明1964年7月出生,1981年至1995年任安岳永鸿塑料厂副厂长。这意味着,17岁的肖永明就开始帮助父亲打理生意。

    肖永明事业的关键在格尔木,在这里,他开办了一家饭店——小小酒家,以此为基础进入钾肥行业。

    有媒体描述说,上世纪90年代,凡是来过格尔木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小小酒家,它是当年格尔木餐饮业界的一个标杆,也是肖永明钾肥产业的起家之地。而就是一家小饭馆,改写了格尔木四川商人的财富史。

    开饭馆的肖永明,后来进入了格尔木资源最丰富的产业——钾肥。工商资料显示,2002年11月,肖永明、林吉芳夫妇共同以实物出资注册成立了格尔木藏格钾肥有限公司。

    一位行业专家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我国的钾盐资源主要分布在青海察尔汗盐湖和新疆罗布泊盐湖,察尔汗盐湖就位于格尔木,盐湖以青藏铁路为界,路西的资源属于省属国企盐湖集团,路东则是格尔木市地方企业,以前是以格尔木钾镁厂为首的一批企业,整合之后如今主要是藏格钾肥。

    成立之时,藏格钾肥在格尔木并不起眼,那个时候,当地的钾肥巨无霸有两家,一家是盐湖集团,另一家是格尔木钾镁厂,均为国企。

    据官网介绍,盐湖集团是青海省省属大型上市国有企业,是我国目前最大的钾肥工业生产基地。而格尔木钾镁厂(其后改制为青海瀚海集团)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是格尔木市国企,是我国的第二大钾镁盐生产基地。

    开饭店出身的肖永明,在“移民城市”格尔木积累了不少资源。格尔木的一位消息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钾肥企业要做大,第一要有资源,第二要有技术。

    “饭店老板”肖永明赶上了时机。

    2000年3月,青海昆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成立,背景是察尔汗盐湖铁路以东的资源整合。一位钾肥行业资深专家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当年政府之所以要推动察尔汗盐湖资源整合,主要是因为资源有限、宝贵,而当时的开发却是小、散、乱,对资源浪费比较大,钾肥品质也不高。

    此时,肖永明的藏格钾肥尚未成立。在昆仑矿业的股权结构中,格尔木市钾镁厂是大股东,持股55.25%;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空军钾肥厂是第二大股东,持股27.62%。

    四年后,肖永明入股了。

    2004年3月,昆仑矿业股东会通过决议,同意青藏铁路开发公司、格尔木藏格钾肥有限公司、大柴旦清达化肥有限责任公司、大柴旦西海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分别对昆仑矿业现金增资100万元、100万元、50万元、50万元。出手100万元的藏格钾肥,在昆仑矿业持股比例仅为1.25%。

    肖永明继续增持。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自甘肃省产权交易所获悉,2005年9月5日,受兰州军区后勤部委托,对位于青海格尔木察尔汗的蓝天钾肥厂整体产权通过公开竞投方式转让,成交价8050万元,接盘方正是藏格钾肥。

    经过一系列收购和增资,此时藏格钾肥在昆仑矿业的持股比例已增至15%,位列第二大股东,但与昆仑矿业大股东青海瀚海集团(由格尔木钾镁厂改制而来)仍无法相比,后者持股比例达46.73%。

    肖永明又一次等到了东风。

    2007年8月,青海省国土资源厅下发《关于责令青海昆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整合为紧密型公司的通知》,责令昆仑矿业采矿许可证划定范围内企业整合,组建紧密型股份制公司,杜绝乱采滥挖、争抢资源。

    一位钾肥行业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昆仑矿业成立之后,各家企业争夺资源的现象仍然存在,整体开发并没有统一计划,故而政府又开始主导新一轮整合。

    一位格尔木市知情人士透露,当时政府批的小厂子太多,乱采乱挖,对长期不利。政府为了保护资源、减少浪费,所以主导进行路东产业整合。当时是钾镁厂(即瀚海集团)在主导整合,后来钾镁厂又被藏格兼并。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这一轮整合开始之前,2007年7月,格尔木市政府官网刊发题为《钾肥养肥的格尔木巨富》的文章称,在格尔木,肖永明俨然已成为川商的楷模,一谈起肖永明,川商们立马一脸肃然,显出崇拜的神情。

    一个月后,即2007年8月,昆仑矿业股东会通过决议,一致同意藏格钾肥、格尔木庆丰钾肥作为收购方。9月,昆仑矿业股东会通过决议,一致同意藏格钾肥、庆丰钾肥于9月20日前各缴纳2亿元收购保证金到察尔汗盐湖管理局账户,以体现收购诚意及保证整合工作顺利进行;藏格钾肥按期缴纳了保证金,庆丰钾肥未能按期缴纳保证金。于是,藏格钾肥被确定为察尔汗盐湖铁路以东的资源整合主体。

    此时,作为铁路以西的青海省大型国企,又是同行业老大的盐湖集团,没有参与这一轮整合。

    “整合时期,盐湖集团觉得难度太大,就慢慢放弃,政府看到其也不积极,就没实施。”格尔木的消息人士表示,盐湖集团那时正忙于百万吨项目,而且集团资源集中在(铁路)西部。另外,在整合的时候,企业也比较困难,当时甚至从银行贷款发工资。

    肖永明则有着金融机构的支持。

    上述消息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藏格有青海省农行的支持。藏格投产时就从农行获得第一笔流动资金贷款600万元,到2010年,也就是整合基本完成的时候,农行为其发放了超过25亿元的贷款。

    据藏格钾肥2015年借壳时披露的材料显示,2009年3月6日,藏格钾肥以38364万元受让青海瀚海集团85.82%的股权。

    格尔木政府官网一篇文章曾就此评价称,两大钾盐公司的并购,标志着察尔汗盐湖铁路以东资源整合工作启动,也标志着青海昆仑矿业有限公司向组建紧密型公司迈出了关键一步。

    据格尔木市官网,2009年3月格尔木市委书记王西秦考察原瀚海集团公司生产车间时要求,藏格钾肥要妥善安置好整合企业职工,切实履行好维护社会稳定职责,让广大职工看到希望、增强信心。

    收购了瀚海集团后,藏格钾肥很快跃居行业第二。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自格尔木市政府获得的整合报告显示,为推进盐湖资源综合开发利用,藏格钾肥作为内部整合的唯一收购方对察尔汗铁路以东钾肥企业进行整合。整合工作于2007年开始,于2013年5月结束,先后陆续整合了14家小钾肥生产企业。

    2018年7月15日,藏格控股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公司拟发行股份收购巨龙铜业100%股权,后者暂作价280亿元。巨龙铜业的净资产预估值为280亿元,较所有者权益20亿元增值260亿元,增值率1300%。

    这一事后风波不断、最终流产的超级重组,也成为迄今为止肖永明事业的巅峰。

    记者 朱玥怡 赵毅波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刘军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